理財資訊/ 今日要聞

CFCA助理總經理趙宇:中小銀行突圍的希望在于金融科技

  •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
  • 2019-12-10 16:48:14

技術是雙刃劍,對于銀行業亦然。無論是國有大行還是中小銀行,當前的重點關注對象無疑是金融科技,金融科技的發展給銀行的傳統業務帶來了很大的挑戰,但也為銀行的業務創新提供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今年8月,央行印發了《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以下簡稱“規劃”),提出要在3年之內做好“四梁八柱”的建設,從戰略、布局、保障、發展方向、目標以及安全基礎設施等方面提出了明確要求。

中國金融認證中心(CFCA)助理總經理趙宇認為,《規劃》表明科技在銀行業方興未艾,已從概念落入實操層面,為銀行業未來的發展指明了路線。

中小銀行變道超車

目前,在中國有4000多家銀行,除5家國有大行、3大政策銀行以及部分大型股份行之外,中小銀行包括數量龐大的村鎮銀行幾乎沒有任何競爭優勢,突圍的希望就在金融科技。

以微眾銀行為例,作為我國首家互聯網銀行,堅持金融科技立行的思路,將小微和普惠金融作為業務重點,依靠兩款拳頭產品微粒貸、微業貸,通過純線上的方式將業務做到了全國31個省市。截至2018年底,微眾銀行的貸款余額已經突破3000億元大關,而且不良率僅為0.51%。

趙宇指出,中小銀行在金融科技發展中的效果顯然更加突出。“一方面,一些互聯網銀行可能背靠大型互聯網公司,擁有一流的科技實力和線上資源,對于科技,他們和民營銀行的認知度相比傳統銀行更高;另一方面,他們沒有線下網點,只能依靠金融科技,被動地去發展線上業務。”

趙宇認為,大型銀行雖然有人才儲備和雄厚資金實力,但大行有更大的系統開發壓力,在科技人才資源的投入上是分散的。如果小銀行眼光更獨到一些,判斷更準一些,在選擇金融科技發展方向時結合自身的業務特點、行業優勢或地域優勢,在業務模式上大膽創新,很有可能在競爭當中實現“變道超車”。

以威海農商行為例。作為一個毫無科技基因的農商行,威海農商行結合地域優勢、行業優勢,在加油站支付場景中發揮金融科技的作用,用戶使用威海農商行APP通過掃車牌就能實現快速加油,既提升了效率,解決了民生問題,也給自身“開發”了一個十分接地氣的獲客渠道。

運用金融科技方面,大型銀行則需要解決“效率”問題。過去兩年,趙宇觀察發現,在一些新業務的實施過程中,大型銀行的反應速度總是相對慢一些。“經過支行、分行再到總行的一整套項目開立流程,到最后實施,往往已經錯過了最佳的風口期。但中小銀行可以通過外部數據的引入,通過對自身角色分析模型的創立,不斷提升自身對于業務風險的把控。畢竟市場機制‘術業有專攻’,借助市場效率,中小銀行也大有機會做出特色。”

“船小好調頭”,對于銀行業來說,“彎道超車”的命題已經無法成立,因為中小行和大行在很大程度上不在一個跑道上。趙宇表示,“從目前來看,央行提出的金融科技3年規劃目的是要‘提效增質’,并不是要通過金融科技實現優勝劣汰。因此,在金融科技的發展上,大行與中小銀行完全可以形成錯位競爭。”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優勢突出

談金融科技,繞不過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與互聯網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之間的較量。從當前金融科技行業來看,是否熟悉金融業務規律、技術開發是否規范、是否更加貼近用戶需求,以及是否符合監管方向,是持續考驗金融科技公司靈魂的四個質問。誰能更好地把握這四個問題,也意味著誰更有優勢站穩腳跟。

趙宇指出,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大多發起自銀行內部的科技開發部門,集中了一大批既懂銀行又懂科技的優秀人才。這是銀行發展金融科技子公司的獨特優勢。“有些人擁有長達十幾年的業務經驗,有些雖然可能入行不久,但是他們一直在從事著銀行各類系統的開發,是最懂銀行業務的科技人才。”

從整個行業來說,銀行在金融科技的系統開發過程中更為規范。趙宇表示,工行、建行等可以作為案例。有“宇宙行”之稱的工商銀行,其技術開發中心已經通過了CMMI(Capability Maturity Model Integration)5級認證,這是國際上評價軟件企業能力成熟度和工程開發能力的重要指標,5級是最高標準。在開發流程,以及文檔編寫、系統的設計測試上,工商銀行具有當前行業最高等級的水準。經過多年的技術積累以及協作配合,整個技術團隊十分專業化。

就銀行業自身的所擁有的資源來看,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也更加貼近客戶的需求。“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成立的目的是盈利。短期來看,子公司的目標仍然是服務母行,但從長遠來看,肯定要放眼市場,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客戶在銀行業,在更廣闊的金融市場,如保險、證券、基金、信托以及融資租賃等一系列金融外延業務,這是它的市場所在。”趙宇說。

最重要的是,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更符合監管和市場需求。趙宇表示,當前行業金融科技公司眾多,但質量良莠不齊,以某些互聯網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為例,近來,用低價甚至“零元”中標搶奪客戶的情況頻頻出現,但這并不是真正的為客戶負責。趙宇認為,開展任何業務,市場必須有一個合理的利潤空間,不計成本也意味著不計客戶利益,在做事的規范程度這方面,銀行系的金融科技公司顯然更為突出。

發展金融科技的選擇與風險

大潮之下,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已然成為銀行數字化轉型、擴展影響能力的戰略之選。但事實上,不是說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就能真正形成快速的對外輸出的模式。

趙宇指出,對外輸出有兩個難點:“第一,是否有真正的能力去輸出?第二,輸出的技術是不是對方真正所需要的?”對于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而言,回答好這些問題,自然會有一個清晰方向。

此外,銀行業還需要注意科技轉型過程中遇到的風險問題。銀行在金融科技的開發和運營過程中一定要注意用戶信息安全,注意保護用戶個人隱私不被泄露。一方面,用戶要具備足夠的安全意識,同時,銀行作為企業也要具備足夠的社會責任感。趙宇強調,尤其是要引入權威的第三方檢測,要加快應用《規劃》十七條中提及的信息安全技術,如通道加密、雙向認證、加密存儲等前沿技術。

分享到:

繼續閱讀

基金收益排行

  • 基金名稱
  • 近一個月收益
  • 最新凈值
在線營銷
live chat
捕鱼机怎么玩才能赢钱